• “睡你”:极度饥饿中的美味

    “睡你”:极度饥饿中的美味

    安徽合肥巢湖市柘皋中学 唐金龙

     

          作为语文老师,近日也在关注余秀华的诗作。

          从她的一首爆红的《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说起吧。这个标题,可以想见的是立马会变成流行语,形成“穿过大半个”效应,诸如:穿过大半个城市去抱你,穿过大半个大楼去吻你,穿过大半个市场去找你,等等。这就是快餐文化盛行的必须选择,我们已经太过熟悉。

          余自己说她的身份顺序是女人、农民、诗人。

          在《诗刊》配发的自述《摇摇晃晃的人间》里,她说最初想用文字表达自己的时候,自己选择了诗歌。因为她是脑瘫,一个字写出来是非常吃力的,它要她用最大的力气保持身体平衡,左手压住右腕,才能把一个字扭扭曲曲地写出来。在所有的文体里,诗歌是字数最少的一个,所以这也是水到渠成的一件事情。

          其实,所谓诗歌的美妙就在于一个词与另一个词的邂逅。余的诗做到了这一点,文字的配搭极具视觉冲击力,使得诗句极有张力。文学表达生活与情感,技巧都是次要的。余的诗就是她乡村田头植物上自然滴落的水珠,是她居住的破屋里墙体裂缝中漏过的风,

          她自己解释诗里的“你”没有原型,也真的没有对象。他可以是所有人,也可以是某一个人。如果真要有所指,那么这诗就没味道了。恰恰“你”是意象,才魅力无穷。严格来说,“睡你”是粗俗的,近似原始的情爱表白,为什么一下子扑打到我们的心灵,而且被超规格的宽容甚至赞美,是值得我们反思的。

          我感觉,余的这首诗,只是当下极度饥饿中的美味。我们喝了太多的“心灵鸡汤”,热热的,油油的,滑滑的,腻腻的。要么沉浸在历史的老酒里陶醉,要么在吟风诵月的小品中消磨时光,总是不痛不痒,看似“满汉全席”,实则找不到可吃的一口菜。而在这种背景下,“睡你”横穿出世了。

          在文化圈里,作家算是最泛滥的。小到一个乡镇都有什么作家协会,花几两银子印个什么集子就可以冠以著名作家了。诗人的名号现在可以说是对人的藐视了。而在女作家这个群体中,几乎清一色被称为“美女作家”,就是年老色衰,也被说成是“资深美女”。在这一参照下,余秀华实在是幸运的不行,因为她是脑瘫,行动不平衡,说话吐字不清,跟美女挂不钩,只好眼睁睁看着她成为另类。

          “睡你”诗中,情爱的意象到处都是,真切,火热,赤裸裸。是身心的双重渴望,是心灵孤独的冽冽逃离。爱,除了要说,更是要去做的。“睡你”正是洋溢着呼拉拉的生命激情,去召唤陶醉与飘飞的高潮。

          包括余生活的乡村在内,那个“你”是在遥远的大半个中国之外的,滚滚红尘中的凡胎,又该有多少的“你”隐身在那心灵距离遥远的地方。所有的男男女女都在寻觅要去“睡”的人,余的“睡你”算是代言与广告吧。

          我不自觉将余秀华的诗与李清照的诗作个对比。李的诗温润,含蓄,细腻,在相思的煎熬里,她吐着酒香,绞着肠子却也淡淡表白。而余的诗则直白倾诉,不收不抑。就美感而言,没有可比性,但时代的烙印却是一目了然的。

          余的诗是粗糙的,但它是生活的原汁原味,是没有添加剂的绿色文字。在这一点上,我们给她点赞是应该的。这也给我们有点启示,文字表达的就是生活本来的样子。如果我们把欲望再抽象一下,对性的满足,对权位的满足,对金钱的满足,又该演绎多少“睡你”的奇文。

    时间:2015-01-26  热度:264℃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 个评论

    1. 回复
      田玲

      “余的诗就是她乡村田头植物上自然滴落的水珠,是她居住的破屋里墙体裂缝中漏过的风”贴切又传神!说心里话,我欣赏她的努力与执着,却并不喜欢她的诗,唐老师的一番评价,让我必须重新审视余秀华的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