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韩红”不能做什么

    “韩红”不能做什么

    安徽合肥巢湖市柘皋中学 唐金龙

    “韩红”能够做什么?我们不要多说。反过来说,“韩红”不能做什么呢?至少他不能去推销减肥产品。这理由也无需解释。

    在教育情境里,我们的许多“韩红老师”们却是都在叫卖“减肥产品”呢。就课堂教学来说,我们有意无意中做了解说员,只是向学生单向传输知识,甚至现在还打着现代化的旗号,通过“微课”等形式,强化了“电灌”的效能。而没有了师生共同与文本之间的深度融合,怎么都会是隔靴搔痒。

    时尚的在线教育也算是一种人工智能,目前已经逐渐风行。据相关媒体报到,讲课机器人已开始出现,俄罗斯科技巨头Mail.Ru集团CEO兼风投机构Grishin Robotics公司的机器人总监迪米特里·格里辛表示:“我投资的一家公司能利用机器人在学校里教数学。”一些国家的学校已经开始运用机器人老师授课。

    所以说纯粹的传授知识,要老师干嘛?师生之间光靠机器连接,没有温度,缺少反馈,不会有很好的效果。真正的师生融合应该是自然的心照不宣的。

    我们现在习惯于制造模式,并呐喊着要社会承认,要家长接受。要是没有内涵与底蕴,靠喊叫是不解决问题的。听一个气象主播说到节气“惊蛰”,往常的解读是隆隆雷声,惊醒了蛰伏冬眠的动物。其实,真正唤醒它们的,不是有声的惊雷,而是无声的温度。是渐渐温暖的气息,让蛰虫开始从半梦半醒中慢慢开始活动起来。我记住了那位气象主播最后总结:“温暖,比雷霆更有力量。”

    温度是体贴,甚至是悄悄的。看《红楼梦》里的一个情节:宝玉的父亲公干就要回来了,而贪玩的宝玉却什么作业也没写,该怎么办呢?自己埋头苦写不是他的性格。小说这样描述的:“谁知紫鹃走来,送了一卷东西与宝玉,拆开看时,却是一色老油竹纸上临的钟王蝇头小楷,字迹且与自己十分相似。”

    我们知道,紫鹃是林黛玉的丫鬟,她送来的正是主人给贾宝玉代笔的作业。“钟王蝇头小楷”可是极有功夫的呀,“钟王”就是钟繇的《戎辂表》和王羲之的《曹娥碑》风格的楷书,工整有力。“蝇头”是小,“楷体”更是一丝不苟、端正细致。这是多么细心耐心的活儿,黛玉做到了,为宝玉而做的。没有请求,没有商量,自然而然就出现了这样的结果。这就是温度。

    当我们的教学缺少“温度”时,也只好呐喊了。这依然是“韩红”在卖力的推销减肥产品。当教育自说自话的时候,我们还非常有自豪感呢。听不少教育专家建议在陪孩子吃饭时,跟孩子好好交流,这样能融洽感情,交流效果也十分明显。那么从健康专家的角度来说呢?吃饭时是不能说话的,家长不能说话干扰孩子专心进食,甚至会对孩子健康造成不必要的损伤。相比之下,我们要孩子健康应该是更重要的。

    当教育不能为学生指明方向时,至少你不能迷惑他们。不是说要他们死板的掌握知识越多越好。现在的知识虽说重要,更为重要的是当他们走上社会时,一切都是未知的,没有现成的答案。你翻书的不到,这时候该怎样办,就需要人格深处的某种动能了。

    亨利·卢梭从小喜欢画画,有一次,他专注于画画,忘记给火炉加煤,父亲大发雷霆,把他的画笔和画纸扔到了门外。卢梭没有哭,在按父亲的意思把活儿干完后,悄悄地跑到外面,弯腰捡起了自己的画笔和画纸,继续画画。长大后,卢梭进入巴黎海关工作,同样因为专注于画画而激怒了上司。他的画笔被扔进垃圾桶,他也失去了工作。卢梭没有央求上司,他安静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再一次弯腰,从垃圾桶里捡起了自己的画笔。

    到了1885年,卢梭尝试着办了自己的第一个画展。结果他那轮廓准确、色彩清澈并富于韵味的画风打动了所有参观者,卢梭的名字一夜之间变得家喻户晓。1890年,绘画造诣达到巅峰的卢梭在完成《自画像与风景》的时候,为画作配上这样的一句话:“我在很多时候都表现得像是逆来顺受,但这种逆来顺受或许是一种真正的抗争,我弯腰捡起的是画笔,但守护住的是自己的尊严与梦想!”。

    这种人格的魅力,正是我们教育需要给学生的。

    时间:2017-09-07  热度:288℃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