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年孤独》里的教育启迪

    《百年孤独》里的教育启迪

    安徽 巢湖 唐金龙

    只有用水将心上的雾气淘洗干净,荣光才会照亮最初的梦想。

    ——马尔克斯

    阅读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其中的某些情节还可以让我们的教育有所启发。

    哥哥何赛•阿尔卡蒂奥十四岁,弟弟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六岁,父亲带他们见识了冰块。吉卜赛人把冰块放在海盗藏宝箱里,说是所罗门王的宝藏,只有付费才能看。箱子一打开,立刻冒出一股寒气。小说中描写说“箱中只有一块巨大的透明物体,里面含有无数针芒,薄暮的光线在其间破碎,化作彩色的星辰。”父亲也被惊得茫然无语,镇定下来后,鼓起勇气对儿子们说,这是世上最大的钻石。吉卜赛人立刻说明是冰块。哥哥不敢摸,小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伸手一摸,吓得立刻往回缩,惊讶的叫了一句:“它在烧。”

    整个一个大冰块,映衬着周围环境的光芒,很是耀眼,连父亲都误以为是巨大的钻石呢。六岁的弟弟伸手一摸,那强烈的冰冷的刺激让他缩回了小手,并惊叫说“它在烧”。马尔克斯说那正是他初摸冰块时的感觉,他觉得它是热的。

    这是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正常的生理反应。如果让他在冰块面前多呆一会儿,让他多抚摸几次,他是能够感觉到燃烧的热与冰块的冷是有区别的。问题是,当我们听到小布恩迪亚第一次说“它在烧”时,我们应该有什么样的态度。

    学生对新生事物的认知都会有一个过程的。他们总会有许多的第一次。第一次感知或许只是本能,我们不可指责挑剔。而如果我们站在成人既有的经验立场上,就会责怪孩子的无知,而这恰恰是我们的无知。扩大一点说,对一个全新知识点的理解,一开始学生往往会不得要领,而无从认知,甚至得出自己感性的诸如“它在烧”的认识。而我们的老师则需要站在学生的角度,帮他们想办法出对策。切不可根据自己的感觉去要求学生。让学生多理解,多体会,多实践,学生就会有比较有鉴别,有体验有收获。

    小说中写到,有人用小刷子蘸了墨水,给房里的每件东西都写上名称:“桌”、“钟”、“们”、“墙”、“床”、“锅”。然后到畜栏和田地里去,也给牲畜、家禽和植物标上名字:“牛”、“山羊”、“猪”、“鸡”、“木薯”、“香蕉”。人们研究各种健忘的事物时逐渐明白,他们即使根据签条记起了东西的名称,有朝一日也会想不起它的用途。随后,他们就把签条搞得越来越复杂了。一头乳牛脖子上挂的牌子是这样写的:“这是一头乳牛。每天早晨挤奶,就可得到牛奶,把牛奶煮沸,掺上咖啡,就可得牛奶咖啡。”

    我们现在的应试教育真有点这样的况味呢。生怕学生在考试中不出成绩,就让学生无穷尽的机械操练,把每个考点当作训练靶标,标明各种解题技法,用尽一切解题手段。做错了题目,在错题本上标明错在哪里,再进行二次训练,就这样一遍又一遍。我看到不少学生的作业本上,各种颜色的记号弄的像抽象派的绘画一样。

    客观的说,像小说中的人物那样对抗健忘的手段,死命的操练应试知识点,对考试还是管用的。每个知识点对应的题型经过反复操练,也是能够熟能生巧的。问题在于,长期以往,学生形成了思维惯性,只会机械操作,而没了创新思维的话,那么以后出现任何情况,都必须如同小说中那样了,挂上各种牌子,写清楚具体操作步骤。否则,人们便会不知所措。

    这样的话,社会还有创新动能吗?

    一个身躯高大的吉卜赛人,自称梅尔加德斯,满脸络腮胡子,手指瘦得象鸟的爪子,向观众出色地表演了他所谓的马其顿炼金术士创造的世界第八奇迹。他手里拿着两大块磁铁,从一座农舍走到另一座农舍,大家都惊异地看见,铁锅、铁盆、铁钳、铁炉都从原地倒下,木板上的钉子和螺丝嘎吱嘎吱地拼命想挣脱出来,甚至那些早就丢失的东西也从找过多次的地方兀然出现,乱七八糟地跟在梅尔加德斯的魔铁后面。“东西也是有生命的,”吉卜赛人用刺耳的声调说,“只消唤起它们的灵性。”

    唤起灵性,这太重要了。而我们目前的教育不是唤醒,而是捆绑。教育有时真的需要一点魔法,让学生的灵性得以唤起。这样,他们就会自觉的学习,快乐的实践。而我们总是给学生定出一个法则,然后不断的往上面捆绑着什么,社会需要的我们要捆绑,应试要考的我们要捆绑,这样学生会疲于应付,其实际效果不会太好。而要是能够像小说中梅尔加德斯那样,用它那神奇的大磁铁,让一切小物件都神奇的动起来。

    我们为师者就需要有这样的一块大磁铁。不要去人为强行的捆绑,而是靠吸引靠唤起。只要学生自觉动起来,一切都会好办。而机械的生拉硬绑,有时是粘不上的,只会拖沓散乱甚至是一地鸡毛。

     

    时间:2017-10-12  热度:488℃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