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语文教学要紧盯时代的落点

    语文教学要紧盯时代的落点

    唐金龙 (正高级教师 特级教师)

    【新闻事件】

    近日众多媒体纷纷报道清华附小的孩子们。因为这些孩子研究苏轼已经到了相当深度。

    你看看这些标题,《大数据帮你进一步认识苏轼》、《苏轼的朋友圈》、《苏轼的心情曲线》《苏轼的旅游品牌价值》《苏轼vs李白》……初看这些研究课题,真的难以相信,这些都是小孩子们做出来的。于是有人质疑是老师家长帮忙的结果,于是说这是另一种形式的炒作。

    其实,学生们是通过电脑程序,对苏轼的3458首诗词进行了分析研究。研究发现,“子由”是苏轼诗词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语,在《苏轼诗词全集》中共出现229次,“足可见苏轼与弟弟子由之间的手足情深”。另外,“归来”一词共出现157次,“归去”则出现92次。学生随即展开思考,这样用词的原因是因其总是在到处云游吗?通过进一步分析诗词创作的年代,结合苏轼被贬谪的经历,孩子们发现,“苏轼一生三次被谪,每次被谪结束之后,苏轼诗中‘归来’出现的次数就会有所增加。”

    【时代切入点】

    搞清楚了事情的真相,我们就知道了,孩子们是借助大数据手段,进行了一些分析与研究。这就引起我们必须要正视一个现实,就是现在的时代已经是互联网时代。随着互联网的+++,再加上人工智能的逐步优化,我们的语文教学该如何适应?而紧盯互联网时代的学习、生活环境与人工智能的超级形态,正是我们语文教学的落点。

    换句话说,盯紧了时代落点,我们的语文教学才具有活力,才会具有功效。否则就会收效甚微甚至是徒劳无功。

    互联网时代相对于工业时代,它的变革是我们不可想象的。我们可以想见,将来许多职业决定着所谓的单位只是虚拟的,办公场所在分散的无处不在的。是同事,在天南海北也许一生都不会在现实中见到一面。有些客户,只会在虚拟世界相约相见,而不会在现实生活中见到。如此一来,沟通交流能力就显得特别重要,否则你就无法将工作正常开展,更谈不上优秀出众。

    以沟通来说,如果是当面,还有个见面之情,有时还不好意思说走就走。而在虚拟环境下,当别人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时候就会摁了开关,不再听你啰嗦。那你工作就无法进行了。还有就是对写作能力的要求,那种胡乱煽情、言之无物的八股式应试写作将彻底淘汰。写作必须务实高效,抒发真情实感。

    【教学反思】

    基于互联网环境的无处不在与人工智能不断优化,语文教学也必须要顺应时代需要,找到时代落点。

    第一,必须加强口语训练。

    互联网环境下的生活与工作,对口语表达的要求比任何时候都要高。而我们的语文教学还没有充分意识到这一紧迫性与重要性。平时的语文训练都是书面训练,几乎很少有专门的语言训练,因为考试不考口语呀。这种畸形的教学模式,将严重影响学生在未来的生活与工作能力。可以夸张的说一点,不少人将彻底丧失与社会的联结能力。

    语文考试改革有可能将分值提高到180分。我感觉增加的30就要设置口语题,将高考作为导向,来引导语文教学重视口语交际表达训练,这是社会的需要,是时代的需要。眼下,我们口语老师是谁呢?

    除了老早传统的几档脱口秀栏目外,一段时间《晓松奇谈》和《罗辑思维》是其中的代表。较火的脱口秀节目还有《今晚80后脱口秀》、《金星秀》、《奇葩说》等。在网上,《暴走大事件》、《娜就这么说》、《火星情报局》、《吐槽大会》等新秀则纷纷崛起——如今中国脱口秀往往不再只是单纯的访谈形式,而是和喜剧娱乐节目逐渐同化。在这些琳琅满目的节目里,我们才感受到了一点语言表达的魅力所在。

    第二,写作要追求个性化。

    国庆期间,在央视大型科学挑战节目《机智过人》第二期中,智能机器人“少女诗人”小冰最终成功通过了三位分别来自牛津、北大和复旦的优秀青年诗人的最强检验,她的创作还在诗坛引发了一场讨论。在《机智过人》最强人类检验人工智能的环节,节目组请到了来自牛津、北大和复旦的三位青年诗人,著名编剧史航也作为出题人惊喜现身。三位青年诗人和小冰一起用同一个照片为题分别作诗,现场投票最少的诗人就要惨遭淘汰。这也是史上第一次人工智能在诗歌领域受到最强人类的超级检验。《机智过人》现场的观众们也十分认可小冰的作品,小冰的得票率竟然超过了北大未名诗社社长李天意。

    如果人工智能再跨越逻辑与情感门槛,那么我们的表达还剩下什么?唯有不断追求个性化才有出路,才会显示出人类的价值与尊严。这也倒逼我们的语文教学,再也不能只是八股化的教学生写作套路了。

    第三,重在培训学生思维品质。

    死记硬背的内容无需教学,也不要再用来考试的。而我们目前还停留在所谓基础知识训练上面。不是说这不重要,而只用力于此就落后于时代了。小学生尚能通过人工智能手段进行信息的筛选与整合,更不要说更高年级的学生了。

    罗胖在今年的跨年演讲里说到,鲍勃迪伦获得了2016年的诺贝尔文学奖,IBM公司用炫技的心态刷了一把存在感,他们用一台叫watson人工智能的机器,花了几秒钟的时间,阅读了鲍勃迪伦先生的作品,然后给出了一句评价,说他的歌曲反映的是两种情绪,叫流逝的光阴和枯萎的爱情。这就是人工智能的判断。

    在这样严峻的现实面前,如何培训学生的阅读理解能力,如何养成他们良好的思维品质?

    机械式的一成不变的操练肯定是不行了,过于强调统一的所谓标准答案也不现实了。只有个性化的生成才是有生命力的。切入文本最深层,通过阅读形成二次创作体验,进而理解文本,才是阅读的正道。而图解文本只是为了考试,考试最大限度的是要让答案具有相对客观性,从而好评分。这样的事,以后交给人工智能好了。

    总之,时代给我们语文教学提出了新的挑战。面对挑战,只有去适应。眼下,新高考改革只能是手段,其目的是让学生能适应互联网时代,把人工智能当作一种高级工具,运用在自己的学习生活与工作中。

    时间:2017-10-13  热度:1556℃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