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让我们一起揪出杀害鲍老师凶手背后的“凶手”

    让我们一起揪出杀害鲍老师凶手背后的“凶手”

    唐金龙

    教师的职业病,先背诵一下怀特海的一句教育名言:“教育的成就取决于对诸多可变因素的精妙的调整,因为我们是在与人的思想打交道,而不是与没有生命的物质打交道。”再来看发生了什么事。

    据媒体报道,施暴者与受害者都是同一所学校的,为师生关系。原因是该学校高三所有班级进行了一次全市统一的考试。原本在下午考试结束后,实行封闭式管理的学校会放几个小时假,允许学生们到校外活动。但1502班班主任鲍老师把全体同学留了下来,让大家观看一部时长16分钟的励志视频,并要求每人写一篇500字的观后感才能离开。

    临时增加的两项任务,让打算到镇上买东西的罗某感到不满,还当场和几个同学表示了反对。老师离开后,他起身去厕所,并一直在走廊上逗留。在被班主任看见、叫到办公室前,他把放在教室窗台外准备带出去的水果刀,揣进了兜里。后来最不能让人接受的一幕发生了,一位16岁的少年向他的班主任老师连刺了26刀,导致老师不治身亡。

    全国震惊。

    我们同情鲍老师。

    我们谴责罗学生。

    我们检索所有校园学生伤害老师的案件。

    但我们更需要的是反思。凶手罗学生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是必然的,但仅止于此是不能为这一事件画上句号的。杀害鲍老师的凶手除了罗同学,还应该有其他……揪出杀害鲍老师凶手背后的“凶手”才是我们需要理性面对的。

    有同行深沉的感慨道:“鲍方老师的身影,却一直在我的脑海里闪现。那么憨厚的一个老师,那么平易的一个老师,只是在周末的下午,想让他的高三学生多做一点作业,用他的责任心,让学生在高考时,多一分砝码,却竟然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是呀,这怎么也让人不好理解呀。

    受害者鲍方曾被评为“益阳市优秀教师”。行凶者罗同学学习成绩很好,年级前十,罗老师班上的第一,平时所有老师都对他很好,毕竟他是第一名,老师们都挺喜欢他。

    这似乎就更不好理解了。

    又有同行感叹道:“他(罗同学)是被他(鲍老师)看重的学生杀死的!那个杀死他的凶手学生,刚刚获得他当班主任的这个班上的考试第一名。在鲍老师的心里,这个凶手,应该是当作即将到来的高考优胜者来期许的!”

    再一次不理解。

    矛盾的现象,不和谐的场面,异化的情绪……似乎一下子无法让我们直面。我们的教育到底怎么了?鲍老师用他年轻的生命让我们反思,我们的教育到底在做什么?苏霍姆林斯基说过这样的话:教育者应当深刻了解正在成长的人的心灵……只有在整个教育生涯中不断研究学生的心理,加深自己的心理学知识,才能成为教育工作中的真正能手。我们做到了吗?

    我们好像只盯着学生成绩了。用榨干学生所有时间的一切方式,让学生多做题目,以便在高考时能考出理想成绩。成绩好的学生就是好学生,成绩好的学生会被老师格外关照,而这种关照就是再抓紧时间,再多做题目,再考出更高的成绩。而学生内心真正在想什么,需要什么,似乎并不重要了。

    我们好像只在乎学生成绩了。我们总是单纯的认为,只有调皮捣蛋的学生才是问题学生,而成绩优秀的学生自然就是好学生,不会有任何问题的。成绩就是学生的唯一标签,老师、家长都有高度一致性。

    我们好像高估了为师者的行为。我们总是想我们的所有想法做法都是为了学生好的,都是善良的正确的,而不听从老师的安排就会是问题甚至是错误。要是没能考虑到学生的实际需要,不能因人而异往往会适得其反的。

    我们好像只把学生当机器了。学生只要接受老师的安排就行,只要不断的做题不行,只要考出好的成绩就行,其他都不重要。

    一个花季少年用连刺26刀的残忍方式结束了他老师的生命,彻底撕破了我们教育温暖的面纱,在血红的表面,让我们看到教育的种种匮缺。

    感觉我们现在的教育是让老师也成了机器了。通过让学生海量刷题,考出好的成绩来就是好老师,就能得到学校、家长、上级教育主管部门乃至整个社会的认可。在应试机器面前,一切都会是冷冰冰的。老师更多的时间是研究解题技巧,是教学生做题方法与得分要领,我们有多少时间是沉在学生之中,关注他们的心理需要,跟他们除了谈学习之外,有没有真正的心灵交流。

    马卡连柯曾指出:“我的基本原则永远是尽量多地要求一个人,也要尽可能地尊重一个人”一个少年连续刺向老师26刀,该是怎样的心理仇恨的暴发。应该说罗学生是有心理问题的,他可能被应试成绩压的喘不过气来了,而我们并没有发现,还在不断向他施压。在这里,我还真有点同情这位罗学生了。他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受害者,甚至我们换个角度想想,他学习成绩不是太好,老师也不看好他,对他要求也不太严格,他要做什么就随他去,也许还就不会发生如此悲剧。

    逝者已去,我们永远怀念。我们能不能一起揪出杀害鲍老师凶手背后的“凶手”?如果能,那将是对鲍老师最好的纪念。其实明眼人非常清楚的知道这“凶手”是谁?我们为师者、学校、家长包括整个社会都在有意无意的充当这位“凶手”的帮凶。如果我们还在一味抱怨现在学生难教,抱怨教师是高危职业,那就淡化了这一事件的意义了。

    时间:2017-11-17  热度:158℃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