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千万万哪去了

    千千万万哪去了
    安徽省巢湖市柘皋中学唐金龙[238062]
      在电视上看到一所中学建校百年的校庆报道。在介绍出席庆典仪式的贵宾时,我听到许多许多带“长”(厅长、处长、县长、董事长等)字的。其中最为特别是的介绍了一位地道的种地的农民,他五十多岁,满脸沧桑,笑哈哈地坐在主席台上,在其他西装革履、满面红光的在坐者中显得有些不很协调。
      而在庆典结束后的记者采访中,更是热闹了。漂亮的女记者没有跑向“长”们,而是走到那位农民跟前,伸出话筒要他发表感言。他说他没时间了,要回家干活去了。哪知漂亮的女记者一不做二不休,愣是丢下了风光的“长”们,跟着他去了四十里多里路的乡下村庄。
      他的家是四间砖瓦房,大门前的院子里满是柿子树,红红的柿子挂满枝头,刚刚蹒跚走路的小孙子正在秋阳下的草跺边和家里的小黄狗玩得起劲。他央求女记者快回去吧,他马上还得去田里去收割中晚稻,儿子和媳妇怕快不过来呢。
      女记者一直跟着他来到田头,成熟的稻子在温暖的阳光下,显得格外金黄金黄。电视镜头就在一片金黄之中定格……
      打住。你见过这样的校庆报道吗?恐怕没有。但你也不必羡慕我见过,其实我也没见过,以上的文字纯属我的想像。
      我真的想看到在哪所学校的校庆报道中,有这样的场面呢。所以见不到,我就虚构一个场景来过过瘾。因为在国庆假期里,我参加了几所学校的校庆庆典,看到主席台上就座的“长”们确实不少,在校史展室里也见过了各路“精英”。可就是没见到我想像中的“他”。
      而“他”们在各类典型的发言中都重要着呢。在介绍了形形色色的“长”们之后,总会听到这样的声音:“还有千千万万的普通劳动者,默默奉献在祖国各行各业,他们同样是我校的骄傲!”是呀,千千万万,而那千千万万难道就这样轻易被忽略了吗?
      这是否能看出我们社会对所谓成功的标准。当官到什么级别的“长”了,做生意积累到多少万了,那就是精英,算是人才了,而普通的劳动者则不算是人才。校庆的主办者之所以约定俗成地如此安排,也反映出作为教育主阵地的学校,在培养人才的价值取向上,也是带有明显功利色彩的。而各级“长”们的默许认同,则清楚地表明整个社会主流价值观的严重异化。
      我们老师经常能见到这样的情况,许多孩子并不适合读普通高中,毕竟这些孩子要想升入大学可能性是没有的。但家长们硬是逼着自己的孩子读普高,要他们考大学。其实这些孩子中,有不少在其他方面具有很强的天赋,有很强的动手能力,要是让他们上他们自己喜欢的职校,确实是能够成才的。但家长们不干了,为什么?家长们知道,孩子只有考上好一点的大学,才不会将来进入到那“千千万万”之中呀。
      再有,是不是说考上好的大学就一定能成才,而落榜者就一定不能成才呢?这当然不一定。同时,成才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如果从“天生我才必有用”的角度来看,制造火箭是才,种小青菜也是才。如果整个社会的评价标准能公平公正的话,我们的教育能真正一视同仁的话,那所有的社会成员都将成为国家的人才。
      但眼下的事实却远不是如此。这也就难怪在学校,有的老师眼里只盯着那些个考试成绩上佳的优等生了,他们也是想将来学生不要成了那“千千万万”呢,更何况学生的应试成绩还跟他们的待遇紧密相关。
      国庆假期里,听了魏书生的一场报告。他讲了很多,印象比较深的就是他说的四个字“松静匀乐”,其核心就是做人要有一种境界,保持一颗平常心,平和地对待生活中成功和挫折,保持心灵的快乐。魏老师说他教育学生,就要求学生保持平常心态,致力于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平凡的事情,去收获属于自己的成功,去享受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快乐。
      参加完校庆典礼,再听魏老师的报告,两相对比强烈,令人深思。我们社会的大舞台之所以精彩纷呈,是少不了那“千千万万”普通角色的。那么,我们的教育者也一定不能功利地忽略那些学习有困难,甚至是升学无望的学生。即便他们步入社会成为了“千千万万”,那也是社会的宝贵财富,也都是社会的栋梁。
      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够看到展示荣誉的功劳薄上有代表“千千万万”的身影,不要让人们再有遗憾那些“千千万万”哪去了!

    时间:2018-05-11  热度:1192℃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