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育要有现场感

    教育要有现场感

    安徽合肥巢湖市柘皋中学 唐金龙

    作家刘墉叙述过他自己的一个经历。有一天他经过国父纪念馆,看见许多人在放风筝,令人不解的是大家都挤在场子的一侧,那密密麻麻的风筝线,似乎随时都可能绞成一团。为什么宁可让场子的另一侧空着,却要傻傻地挤作一堆呢,他也想不明白。出于作家的好奇他干脆买了一个风筝,走到场子空着的一边去放一放。

    结果风筝飞起,线放长了,但是不稳定的风,使他不得不随时向回卷线,卷不及时,只好向后退。弄了半天,他的风筝终于飞得跟别人一样远,这时他才发觉,自己竟然也挤在场子另一侧的人群中。由此作家感慨说:“当我们笑别人迂或笑政府无能时,很可能应该笑的,是自己不曾参与所造成的无知。”

    作家最后的结论是深刻而富有哲理的,可以有多重解读空间。我从教育的视角来解读,便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教育需要现场感。

    作家起初也不明白大家为什么要那样去放风筝,便感觉那样是没有道理的。事实证明确实有道理,由于现场亲自参与,作家明晓了其中的原理,进而抽象出普遍的哲理来。如果刘墉只是凭自我感觉就枉下结论,凭着他的话语权也是能够说出个子丑寅卯来的。感谢作家通过亲身体现告诉了我们一个简单的道理。

    引出教育需要现场感,还基于当下一个现实,那就是通讯手段的发达与快捷。经常看到听到老师们使用诸如QQ群、微信等形式跟学生进行交流。应该说运用科技手段,多方位对学生进行教育教学,其作用是正面的有效的,但往往过份依赖电子产品,似乎还有隔空喊话的空洞与无力。

    无现场感的电子交流,固然可以消除一定顾虑而敞开心扉,同时也极容易有假大空的语言交流出现,从而淡化交流教育的效果。而现场感,除了思想的碰撞外,还有视觉、触觉在内的多重体验,能够身心融合,效果自然不一般。

    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国务卿鲍威尔,他的父亲是一名码头搬运工,虽然自己只是一个没什么文化的体力劳动者,但他对儿子在为人处世方面的教育却丝毫不放松。一天晚上,十几岁的鲍威尔跟着父亲,去一个湖中夜钓。在父亲的指导下,一个多小时内他前后钓上了十几条不大不小的鱼,他希望接下来自己能钓到一条更大的,好回去在同伴们面前炫耀一番。

    就在临近零点时分,他终于看到有条大白鲈鱼上钩了。经过10分钟的较量,他终于把那条大鱼捉了上来。可就在鲍威尔要将这条白鲈鱼放进筐里时,父亲却突然过来制止了他,指了指手表,示意他看当时的时间是晚上2345分,离美国法律上所规定的白鲈鱼开钓时间还差一刻钟。

    他的父亲冷静而严肃的地要他把鱼放了,可鲍威尔不愿意了。毕竟等了这么久,况且湖边没有其他人,甚至连一只鸟都没有,没人知道自己是在何时钓上这条鱼的。于是鲍威尔哀求父亲收下这条鱼。可他的父亲还是斩钉截铁地命令他立刻把鱼放回水中。看着父亲严肃的表情,无奈之下,鲍威尔只好照做了,依依不舍地将鱼放回到水中。

    在这个深夜里,父子二人的交锋着实让我们感叹。几个回合里,父亲的坚持让儿子最终放弃了自己功利实惠的想法,而让规则意识在心灵深处埋下种子。多年后,鲍威尔当上了国务卿,靠着诚实的为人和工作作风,在任期间,他的支持率高达80%以上,成为自20世纪以来美国历届国务卿里支持率最高的一位。

    有一次他反思说:“没人能不通过教育和提醒,就能自动成为一个诚实的人。每当我遇到要不要诚实的考验时,儿时的那条白鲈鱼就会出现在我眼前,它仿佛在代表父亲提醒我,要做一个诚实的人,不管有没有外人知道。”

    这段话里,透着鲍威尔沉甸甸的收获与感悟。深夜的现场,父亲的教训,让他一生难忘并自觉践行于工作之中,成为丰沛的精神营养。

    因此说,教育在许多时候,还是需要有现场感,以增强教育的针对性与实效性。

    时间:2018-10-30  热度:69℃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